欢迎您,
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 首页> 立法工作 > 立法公示

关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月亮山梯田保护条例》的说明

发布时间: 2019-04-08 16:26:0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现将《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月亮山梯田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作如下说明。

一、制定《条例》的必要性

我州从江县、榕江县境内的月亮山沟壑纵横,山高林密,在月亮山十余个乡镇分布有上万亩规模宏大的梯田群。月亮山梯田是月亮山人民生产生活的基础资源,是月亮山人民实现美好生活的根基所在,是传承民族记忆的主要载体。月亮山梯田既是月亮山人民生活生产及永续发展的宝贵财富,更是月亮山人民不畏艰险、奋勇拼搏品格的写照,月亮山人民在梯田经济、梯田生态、梯田文化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生动地诠释了“团结奋进、拼搏创新、苦干实干、后发赶超”的贵州精神,是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月亮山山区新未来的精神支柱、力量之源。

相比国际、国内一些具有重要经济、文化、景观价值的梯田,月亮山梯田的原生性、文化性保持较好,传统农耕技术、传统原生灌溉系统、传统村落风貌未遭受严重破坏,月亮山梯田的气势恢宏、大气壮美、纵深感及冲击力历久弥新,这为加快月亮山地区振兴、促进月亮山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以及未来合理开发利用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是,近些年来,由于多种因素影响,月亮山地区开山毁田、弃耕抛荒、擅自改变梯田用途、私搭乱建、污染环境、破坏水系等现象时有发生,需要及早立法干预。同时,随着月亮山梯田旅游资源禀赋的优势显现,月亮山梯田的开发利用机制、农民的利益保障等也亟待明确。

2016年2月,在州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七次会议期间,从江县代表团提出了关于制定《黔东南州月亮山梯田保护条例》的建议。州人大常委会研究后,将《黔东南州月亮山梯田保护条例》纳入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

二、制定《条例》的立法依据

制定本条例的主要立法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有关法律法规。

三、《条例》的起草过程

为推动月亮山梯田立法保护工作,州人大常委会明确由从江县主要负责《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月亮山梯田保护条例》起草工作,榕江县配合起草。从江县政府及时制定了《关于配合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开展〈黔东南州月亮山梯田保护条例〉立法起草工作实施方案》,成立了起草工作领导小组。2017年4月17日至21日,州人大常委会组织州人大环资委、法工委以及从江、榕江县相关负责同志,赴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保山市腾冲市考察学习梯田与古城立法保护工作。通过外出实地考察调研、查阅资料、座谈交流等形式学习有关知识和要求,形成条例初稿。5月15日,州人大常委会组织《条例》起草工作组以及榕江、黎平、丹寨、雷山县人大常委会分管副主任召开座谈会,对梯田保护条例的起草以及条例界定的范围、名称等有关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和研究。8月7日至9日,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姜庭桂又率条例起草工作组深入榕江、从江月亮山区开展实地考察调研,并在从江召开座谈会,对《条例》的文本修改和当前面临的问题提出了宝贵意见建议,修改后将文本发送州直相关部门征求意见。在反复征求部门和相关乡镇的意见基础上,8月18日提交州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审议,根据审议意见,对《条例》作进一步修改完善。为进一步推进立法进程,2018年5月,州人大常委会委托凯里学院组织开展月亮山梯田保护研究和条例起草工作。7月,提交省人大民宗委帮助组织专家论证。5月下旬和9月中下旬,州人大常委会组织立法起草调研组深入湖南新化县紫鹊界梯田、广西龙胜县龙脊梯田实地调研,找准梯田保护、开发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学习借鉴外地梯田保护的经验做法,《条例》得到进一步完善。9月中旬,州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组再次到月亮山梯田实地调研,听取从江、榕江县人大、县人民政府及有关乡镇的意见、建议。

经几易其稿,形成《条例》(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根据有关意见、建议,对《条例》(征求意见稿)再次进行了修改完善。10月16日,提交州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32次主任会议审议。10月26日,报经中共黔东南州委常委会议讨论原则同意。10月30日,提交州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

四、《条例》需要说明的问题

(一)关于月亮山梯田保护区域与月亮山自然保护区、加榜梯田国家湿地公园的关系

《条例》中的梯田保护区域是对目前具有重要生产、生态、文化景观价值的集中连片梯田及其生产、生态体系予以保护,梯田保护区域内仍有村民必需的日常农业生产、生活,《条例》中的梯田保护区域与自然保护区、国家湿地公园并非同一性质,其功能区的设置与自然保护区、国家湿地公园并不相同。

月亮山梯田保护区域与月亮山自然保护区、加榜梯田国家湿地公园存在交叉、重叠的,其保护管理适用有关自然保护区、国家湿地公园的法律法规。

(二)关于《条例》的保护对象与保护区域范围

月亮山梯田保护的重点应是其中具有重要历史、经济、文化、景观等保护价值的一些梯田。因此,《条例》第三条将保护的对象确定为具有重要保护价值的集中连片梯田。同时,由于梯田保护不能孤立地保护梯田本身,而应是对以梯田为核心的整个系统予以体系性保护,故又扩充了梯田的涵义,将以梯田为核心的水源涵养林、灌溉设施、村寨和原生态文化景观等生产技术系统、梯田生态系统、文化景观系统纳入保护范围。

《条例》划分了核心区、缓冲区、拓展区三类功能区,分区保护管理。从保护及开发利用的实际出发,三类功能区具体范围的划设宜由州人民政府组织有关方面根据月亮山梯田保护与发展总体规划划定,《条例》不宜具体状述各区的具体坐落范围。

(三)关于危害行为的禁止

梯田保护管理既应对实践中突出的危害行为加以规范,也应对尚不突出、但在今后开发利用中存在危害扩大之虞的行为作预防性禁止。为此,《条例》明确了各功能区的禁止行为,逐次强化保护。保护区域内全面禁止“弃耕、荒芜耕地”“擅自改变梯田的农业用途”“擅自倾倒、堆放、丢弃、遗撒固体废物”等行为,同时,“擅自新建、扩建建筑物、构筑物”等行为也被禁止。

(四)关于农民利益的保障

《条例》基于以人为本的立法理念,在第一章总则、第三章保护管理、第四章开发利用等章均注重了对村集体和农民利益的维护。《条例》规定,梯田资源开发利用单位或者个人尤其是月亮山旅游景区开发者应当与资源提供方建立收益分享机制。第四章对农民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保障作出具体规定。

(五)关于法律责任

条例对部分危害行为的法律责任作出了规定,对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农田水利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对其他危害行为的法律责任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在月亮山自然保护区、加榜梯田国家湿地公园保护管理区域内实施的危害行为,其法律责任按照有关自然保护区和湿地保护管理的法律法规进行处罚。


内容纠错
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