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 首页> 代表工作 > 代表之声

关于进一步加快我州民族医药发展的建议

发布时间: 2018-08-16 09:04:5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黎平县代表团  文松波

黔东南州素有“苗药三千、单方八百,千年苗医、万年苗药”的美誉,有苗药二千多种,占全省的60%;野生大宗药材总藏量一千余万吨,占全省的59.2%,药用物种资源丰富,是全省乃至全国地道药材主产区。苗族侗族等少数民族经过数千年医疗实践、探索,已形成独具特色的民族医药诊疗技术,医药知识自成体系,使用药物天然、绿色、环保。在民间有一批医药经验丰富、独特专长的苗侗民族医药人员,是乡村群众看病就医主要选择之一。在目前全州基层医疗服务资源总量相对不足的情况下,推动中医药苗侗医药发展将助推我州医疗卫生事业发展。

近年来,我州民族医药产业发展上取得了不少成绩,但也存在诸多的制约发展因素:

(一)民族医药的发展尚未形成规模效应。一是苗侗医药同其他民族医药相对,特色优势弱,资源优势不明显,特优药材品种少,种植水平低、产量低,产品附加值不高,难以形成产业优势,加上开发研究少,无支撑品牌产品,难以形成特色和品牌。二是制药规模企业小,制造业集约程度低。我州2016年医药制造业产值只有10.9亿元,占2.86%。三是苗侗医药市场体系建设发展滞后,特别是苗侗民族医药特色旅游商品开发滞后。

(二)民族医药缺乏继承人,民间苗医侗医面临困境。一是医务人员志愿从事民族医药研究人员少,不少师徒继承人的民间中医,大都得不到正式承认,况且苗医侗医人员多数文化水平低,在医疗专长考核时,难以取得资质,领不到从业执照,不能公开行医,只得地下活动,非法行医。二是民间医生对药方传承保守、代代独传,终于失传。再者,年轻人不愿学,医师对外不愿教授,使得一些技艺消失。

(三)苗侗医药研究体系亟待加强。苗侗民族药物认知度低、竞争力不强。一是相关部门对苗侗医药资源底数不清,我州民间有多少单方、验方以及民间草医,底数不清楚。二是缺乏研究体系,基础理论不足,对药材的来源、性状、药理等研究不深,没有定性、定量标准,对其医疗效果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缺少临床理论。三是苗侗医药尚未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卫生部药品标准》等书,未能享受相关政策扶持,导致竞争力不强。

(四)人才匮乏,研究经费投入低,苗侗医药产业的创新发展乏力。一是基础理论研究薄弱,生产企业经费投入低,从事新产品研发机构和科研人员较少,创新能力弱化,多年来,无新药问世。二是我省共有154个民族药品种,而黔东南只有5个品种,仅占全省的3.2%,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申报药品批准文号不但要求高,且资金投入也高。如苗仁堂申报的国家六类新药(筋骨通巴布膏),至今已用时十年,注册研发资金达1000万元,现仍然未取得药品注册证。我州欲在民族药品种有一个量的提升,难度实在太大,民族医药产业的创新发展处于乏力的状况。

为加快苗侗民族医药产业发展,建议如下:

(一)加强组织领导,加快推进苗侗医药产业发展。积极呼吁国家及省级层面在“中国苗药之乡”基础上,进行超前规划,明确发展定位,将其提升到“世界苗侗药之乡”的位置。强化苗侗医药和健康产业发展的领导,研究制定苗侗药产业发展规划,出台政策扶持,推动苗侗医药产业快速发展。

(二)加强苗侗药产业基础工作,为苗侗医药产业发展提供支撑。一是开展苗侗医药资源普查,摸清底数。建立“苗侗医药数据库”、“苗侗药民间验方信息库”,编制黔东南苗侗医药绝技之集。二是加强苗侗医民族医药基础理论研究,在侗乡大健康产业园区建立苗侗医药科研机构,加强苗侗医药文化研究及医药理论研究,建立苗侗医药理论体系。三是建立苗侗民族医疗机构建设标准体系。建立苗侗民族医疗机构建设标准和执业管理制度,完善苗侗民族医药标准化行动计划,构建产业全链条的优质产品标准体系。五是建立苗侗医药师承教育培养体系,加强人才培养。对经过考核合格的民间草医,发放执业证书;鼓励村医参加民族医生考试,鼓励有专长的民族医生到乡镇、社区卫生机构工作,工作突出者要晋升上一级专业技术职称。六是积极争取国家、省的支撑,将更多符合条件的苗侗药品、诊疗项目、医疗服务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和农村合作医疗报销范围,报销比例按照中医报销比例的规定执行,七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维护苗侗医药专利权人的权益,加大商标注册的申请、标准化认证和原产地认证、著名商标、驰名商标申报力度,出台政策保护传承人药方专利。

(三)采取“短、中、长”相结合的方式,积极引导州内中药饮片生产企业大力开发精品饮片、新型中药饮片等产品。立足于我州中药材种植优势,开发功能性食品,突出民族医药保健功能和养生功能,立足我州苗侗医院建立医院制剂室,待成熟后申请药品注册。

(四)推动苗侗医药与旅游养生产业融合发展。一是依托民族文化旅游资源优势,突出苗侗医药文化元素,建设一批苗侗医药特色城镇、度假区、文化街、主题酒店、药膳食疗馆、药材种植基地、药用植物园。二是加强苗侗医药保健旅游商品市场体系建设,如苗侗医药专卖店、体验馆。三是利用我州独有的苗侗药材、民间疗法,把我州打造成苗侗医药之都。

(五)强力推进地道药材交易市场的建设力度,为我州地道药材交易提供平台。在凯里、施秉、剑河、黎平等县市建立药材交易市场,为我州地道药材交易提供平台,做强做大产业。

(六)讲好黔东南民族医药的故事,扩大苗侗医药知名度、美誉度。一是州内中医院、民族医院等医疗机构在院内设立苗侗医药展示区域、宣传苗侗医药历史、文化元素。二是支持更多苗侗医药项目申请州级、省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网络等媒体进行广泛宣传。三是组织企业参加各种药材药品展销展示活动,定期组织企业到重要销区举办大型推广活动,全方位进行宣传,提高知名度、美誉度。

 

20171120

 

建议办理

州中药办议复字(2018)1号

一、近年来,州委州政府对苗侗民族医药的发展高度重视,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苗侗民族医药产业创新发展的意见》、《关于全力推进中医药民族医药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关于加快中药材产业发展的意见》等文件。201711月,州委办公室关于印发<部分州级领导联系重大项目和脱贫攻坚重点产业工作方案>的通知》等文件,明确建立州级领导牵头联系重大项目和脱贫攻坚重点产业的工作制度,其中大健康产业(含中药民族药材产业),列入我州5项重大项目。

二、20182月州委办公室印发了《黔东南州中药材产业扶贫三年行动实施方案(2018-2020年)》,明确到2020年产业发展的工作重点:一是进行合理布局,选择太子参、钩藤、白及、乌杆天麻、茯芩等品种作为重点发展品种,规划了五大种植区。二是进一步推进种植基地建设。打造一批集约化、规模化、规范化的中药材种植基地和园区。三是加强中药材良种繁育体系建设。四是强化市场主体培育,新增建设一批市场主体和培育壮大龙头企业。五是强科技创品牌,强化以科技创新引领驱动产业发展,推进品牌创建。六是着力延伸中药材产业链,推进中药材与旅游、文化、养生等产业融合,进一步健全中药材全产业链。

三、《方案》提出了工作推进产业性扶持政策:一是组织保障,实行领导牵头负责制,组建工作专班,实行领导统筹、部门主抓、多方配合、协力落实的工作格局。二是政策保障,加大对中药材生产的扶持力度,落实产业扶持政策,用好用足国家、省、州的各项优惠政策。三是资金保障,建立政府投资引导、企业投资为主、民间投资参与、吸引外商投资的多元化投资体系。通过整合配套资金,充分利用贵州脱贫攻坚投资基金扶贫产业子基金,通过基金专业化和市场化运作,推进草药材产业现代化进程。通过扶贫资金量化到户,贷款贴息等方式对中药材产业进行扶持。四是技术保障。建立技术服务团队,加大产业服务指导。加强技术培训,加大田间实用栽培技术,药材工人种植规划化技术的培训。五是建立督查考核机制,督促考核对象落实整改,把中药材产业发展纳入州级相关部门及各县市政府年度考核内容,确保各项任务目标顺利实现。在《黔东南州苗侗医药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施秉中药材产业中长期规划纲要》中,对交易中心等基础设施明确了建设任务和目标要求。2017年施秉县中药材(太子参)作为“一县一业”全产业链重点项目,申请扶贫产业子基金4.4亿元,其中建设占地165亩,建设太子参销售仓物流区,展销和网上商城、产地交易中心、质量检测及产品研发中心。

 

黔东南州中医药民族医药产业发展办公室

2018524日          


内容纠错
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